38.他有很多秘密

    啪啪啪,门外传来哲凝一蹦一跳极富节奏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银圣!这个周星期天你就可以出院了!”哲凝在门外抑止不住的兴奋,用高亢的声音叫道(这样子弄得我更愧疚了)。

    “怎么搞的?”咯插插,门口传来哲凝转动把手的声音,“喂,你们在搞什么鬼?”总算搞清状况的哲凝在外面气得哇哇叫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哲凝,是银圣让我这么做的。”我隔着门满是愧疚地说。

    “把门打开,我真的没地方可以去了,┬┬呜呜呜……”哲凝在外面带着哭腔说道,真是让闻者落泪啊!

    “晚上见!好走!”不过这个闻者可不包括智银圣,他丝毫不为所动,反而幸灾乐祸地向哲凝道别。

    --谁说最毒妇人心,这家伙一点也不逊色,我在心里愤愤地为哲凝抱不平。不过想归想,我可不敢老虎头上拔毛去给哲凝开门。哲凝大概在门外大吵大闹了10分钟吧,最后不知引来了什么人,把他给带走了(好像也是智银圣的朋友)。

    “--你怎么能这么对待自己的朋友?”我忍不住替哲凝伸张正义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智银圣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,我的手机却不识时务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我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,不能在智银圣面前接这个电话,所以我没有掏出我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你不接吗?”智银圣疑惑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不接也行。--”我打着马虎眼。

    “拿过来给我,我帮你接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自己来。”看着智银圣像X光似的眼神,我还是认命地掏出电话,“喂?”

    “千穗!^o^”电话里传出从大洋彼岸过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!原来是你。”我故作轻松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听出我是谁了吗?”

    这还用问,你不就是正民吗?我皱了皱眉头,不过我可不敢在智银圣面前提到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?”对方又催促了一次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说你是谁?”我懒得和他玩这种无聊的把戏,故意装作不知道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^o^我是你最最亲爱的好朋友啊!”

    “笨蛋,李正民,谁是你……”突然,我止住了口,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,都是那个家伙害的!--还好,银圣打着石膏,估计我还是有机会逃走的,不过逃走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把奶油蛋糕带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,^^你总算知道我是谁了,你怎么一个电话都没有打给我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要我天天给你打国际长途吗?你路上还顺利吧?”我都穷得要死了,哪来那么多

    101块钱。

    “都挺好的,都挺好的。对了,说不定这个寒假我回韩国之后就再也不走了。”正民突然向我报告一个大消息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个才打电话的。”正民好不开心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很好呀(不过这个对哲凝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,因为希灿的关系)!”我随口答道,同时瞟了智银圣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!你听到这个消息会很高兴的,你现在在哪儿?”

    在哪儿,就在揍你的那个家伙的病房里,我在心里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果川。”我可不想告诉他实话,否则他又该伤心了,总之他和智银圣两个人就是互相看不顺眼。

    “谁问你这个了,我当然知道你在果川,我问你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正民像个婆婆似的喋喋不休地问道。

    要是告诉他我在医院,这个NFDA5嗦的家伙肯定又要问个不停。我偷偷看了智银圣一眼,这个家伙英语应该不怎么样吧,干脆我用英语回答正民,呵呵呵,就这么办,我当机立断。

    “我在house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……来了,”正民对着电话外应了一声,“我过一会儿再给你打电话,姐姐叫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再见!”我如获大赦。

    我挂断电话,回头只看见智银圣一手夹着烟,一手漠然地看着窗外,他怎么又这样,这种目光空洞的表情有时真令人害怕,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他生气时的样子,起码那时我会觉得他是一个活生生、有血有肉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打完了,嘿嘿!”我干笑了几声,语气故作轻松地说。

    “……-;-”

    “你又怎么了,我和他真的没什么,只是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下第一的智银圣只是抽抽烟而已,我又没说什么。”那家伙突然转过头来对我说。

    “把‘天下第一’那几个字去掉,那是我的专利。”看他能对我开玩笑,我的心情也跟着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那个娘娘腔吧?”“娘娘腔”是他给正民起的绰号,看来是没有纠正的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--他是我朋友,你别这么叫他,他都有女朋友了(实际上根本没有)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过来一点!”智银圣突然语气平静地要求我。

    “--不要,我过去你会打我的,你是想打我吧!”我缩了一下脖子,我才没这么傻呢,送肉上砧板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点过来!--^”智银圣的口气又变坏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,你打人很痛的!┬^┬”我紧张地把手背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我打过你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我老老实实地回答,但这并不表示你以后不会打我啊!我在心里加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house是什么?”

    >_<

    这时,咖啡厅里又响起了另外一首歌,不会吧,老大!——我在心里哀嚎一声,但是音箱里流出来的声音却清晰得不容我置疑,现在放的这首歌正是babyvox的“gameover”——

    看到你看着我的冷漠眼神,我已经明白,

    我们两个离别的日子已经到来。

    以前的一切只是错觉,我会努力冷却记忆。

    我不会再继续骗自己,装作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不是爱情,

    看看我们之间的眼神,

    分手没什么大不了,

    不要为已经结束的事情再伤神。

    我惟一对你的期许,

    在你的眼睛里出现别的爱情之前,

    让我离开,让我离开。

    Imgonnaleavenow,

    我不会再对你有感觉,

    让我们的爱情随风而逝。

    唉~,为什么偏偏是这首歌?歌曲的节奏明朗快捷,我的心情却恰恰相反,谁又能真的那么放得下呢!谁又能真的那么无动于衷呢!一切都是那么令人沮丧与意外。

    “爱”又是谁能说得清呢?“爱”没有谁对谁错,就如同这间咖啡厅里的咖啡,苦涩中透出微甜、微甜中混着苦涩。每个痴男怨女的个中滋味,全在于自己如何品尝这令人欢喜令人忧的浓浓的咖啡中了。

    明天将会如何?今后我与银圣的关系如何发展呢?而我在希灿与哲凝之间又将扮演什么角色呢?围绕我们两对恋人之间这一系列的甜蜜而又苦恼的事情,是否在今后的岁月里会给我们带来无穷的回味呢?——一切都在这说不清道不明的“爱”字里边……-_-

上一章 下一章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